Yu-Ta

vie

詩的自我生成(se faire)作用,是一個史前的計謀,浪漫一點的說法是尋找古老的靈魂。但事實上, 我不會說我是清白的,以作為醒悟靈魂的藉口。取而代之的是一「空白的擔心」、一種「護身符的順勢療法」:陪伴者=執行者(循環論證的等式,為的是把自己整理的好像不曾存在一般)。每棵樹就像是一搓火焰,它的樹葉就是導體,誰點的火?妳不知道。窺視在小碎石上舉行的受洗儀式,口中唸唸有詞:「看著黑洞裡面有無數的星星,然後,被吸進去!」身為那唯一的陪伴者,將會不斷地尋找那在祖譜中的物件(沒有?!),然後去使用它。妳會發現,擔心總是在離地表3cm處滯留,而妳的手將會在差不多輪椅的手把的位置,緊握、鬆開,至此,妳仍一無所知。清白的人不需要護身符,而總是缺撥火棒。
Stacks Image 131
Stacks Image 29
Stacks Image 524
Stacks Image 528
Stacks Image 556
Stacks Image 58
Stacks Image 64
Stacks Image 75
Stacks Image 69
Stacks Image 81
Stacks Image 87
Stacks Image 525
Stacks Image 89
Stacks Image 508
Stacks Image 512
Stacks Image 518
Stacks Image 544
Stacks Image 134